首页 快讯正文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www.vng.app):暴雪离开的那一夜,我们说不出再见

admin 快讯 2023-01-24 18:47:53 14 0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www.vng.app):chơi tài xỉu uy tín(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hơi tài xỉu uy tín(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hơi tài xỉu uy tín(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 (ID:chaping321),作者:小发、四大、莽山烙铁头 ,原文标题:《暴雪停服:那些解散的工作室和面临赔偿的主播。》,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2 年 11 月 16 日,各大平台疯传一则消息:


合作了 14 年的网易和暴雪,即将分手。


一天之后,尘埃落定,网易发布声明,他们对暴雪游戏在中国的代理权将在 1 月 23 日到期。


是的,从今天开始,暴雪游戏国服将会暂时停服,直到有人愿意接手的那一天。


两个月来,无数人都在剖析两家公司的恩怨、战略、视野,以及他们未来会去向何方。


但鲜有人注意到,入华十余年,暴雪游戏已经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当它被短暂拔起,从它枝枝蔓蔓,到栖息于此的蚊虫鸟类,乃至整个生态链都会发生巨变。


为此,我们走访了一些和暴雪生态紧密相关的主播、工作室老板、网易员工和玩家。


才发现这件事对他们生活的改变,从消息传出的第一天就开始悄然发生了。


面临转行的工作室打手


基尔加丹是《魔兽世界》国服的一名工作室老板。


他从 2008 年就开始玩《魔兽世界》了,原本只是一名技术比较顶尖的玩家,怀揣着有朝一日进入名人堂的目标。



为此,他加入了一个有工作室背景的公会,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名打手。



疫情前夕,只靠一张书桌、一台电脑,基尔加丹就成立了自己的线上代打工作室,为玩家代打史诗级副本赚钱。


这个行业收入不菲,像最顶级的PVP的工作室,一个赛季打四五百条五字龙,就能做到六七百万人民币的收益。


基尔加丹的工作室主要经营的业务是代打副本,虽然没有那么高收入,但因为有能力提供史诗级副本代打,也算是国内顶尖的工作室之一了。


作为工作室的老板来说,他的收益来源很简单,就是从每个团的固定收益里抽成10%。


可不要小看这 10% ,打个比方,版本初期的史诗难度副本代练价格是 300 一个号,一个团他就可以抽 600 元,效率高的团一天能打 5-8 次副本,一天就能产生几千元的利润。


停服的消息,对代练这行冲击很大。


以往的这个时候,国服应该是史诗团本刚刚开荒结束,是基尔加丹他们这种高端代打工作室最“ 吃肉 ”的时候,单子打都打不完。



但由于暴雪那边续约的态度不明朗,很多玩家都不确定自己国服的数据能否保存下来,单子的数量锐减至之前的五分之一,这事对基尔加丹影响不大,但团队里的打手就顶不住了。


基尔加丹的打手,是鱼龙混杂的。


他们大多都是原生家庭不太美满的社恐老哥,不爱出门,在这群打手里,最小的不过 18 岁,高中毕业就跑出来闯荡。


他们除了打游戏没啥技能,更没有什么契约精神,很多人的消费习惯也很差,甚至好几个都欠下了一屁股网贷,靠着这份工作室的工作,他们一个版本也能挣上十来万,以此维持下去。


对于工作室的未来,基尔加丹也拿不准。去亚服?延迟太高,更何况,那里的玩家基数太小,没有这种消费习惯,无法维持工作室的开销。


如今,工作室里的有些打手已经准备离开,有的去打梦幻西游,有的想要转行。


基尔加丹有些担忧,也有点可惜。


“那些十八九岁高中毕业的小孩,你说他能干嘛?可如果一个月能挣两万,那已经是超过了绝大部分人了。”


“如果没有这次关服,这些年轻打手年前本来能好好挣一波,回家过个好年的。”


躲过遣散的网易前员工


古尔丹大学时开始接触《魔兽世界》,一下就爱上了。


毕业后,他得到了一个进入上海网之易(暴雪和网易合资的公司)的机会,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国暴雪员工。


几年前,他从网之易调职到了杭州网易本部。


比起网之易,本部的工作忙了好几倍,难以忍受的古尔丹选择离职,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


不知道倒霉还是幸运,正是因为这次离职,他躲过了留在网之易被裁掉的命运。


古尔丹说,他留在网之易的那些朋友,早在去年就陆续分四波被裁掉了,对于关服原因,每个人都绝口不提。


但作为曾经的业内人士,他对这件事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古尔丹在职期间的感觉是,自从动视接管暴雪后,对于营收的要求就非常高,商业化特别严重,为此很多项目都被搞得乌烟瘴气,典型的例子就是风暴英雄。



按照他的说法,当年九城和动视暴雪分成撑死了是给到七三开,而九城光靠魔兽世界带来的营收就富到能去搞足球队了。


而网易给动视暴雪的条件更加优厚,几乎是五五分成,可即便如此动视暴雪都不满足还要网易代理暴雪旗下的所有游戏,不管这些游戏赚不赚钱。



不过那几年的暴雪也是块金字招牌,哪怕条件苛刻点儿,网易也是忍了忍签了下来。


而如今的网易对待暴雪的态度可就不一样了,一来动视近几年的操作搞得暴雪不比当年,二来这些游戏本身也赚不到什么钱了。



最关键的是,如果换代理,那就意味着所有游戏都要重新申请版号。


要知道当年网易换代理整整 90 多天时间没开服,但是网易每个月都要花 200 万的服务器费用,现在还有谁愿意接手呢?


如今的古尔丹,已经在杭州买房定居了,也没什么时间去玩《魔兽世界》了,但是像是《暗黑3》和《炉石》还会经常玩。



虽然国服关闭对他的工作、收入等都没影响,但关服消息一出,他还是有些怅然若失。


因为他不止曾经是一名中国暴雪的员工,更是一名十多年的暴雪游戏老玩家,他在自己账号上投入了少说十几二十万,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资产。


更重要的是,他倾注了十多年的时间与精力。


每个角色,每个成就和坐骑,都代表了自己和游戏中好友的一段回忆,只要游戏在,哪怕朋友们都不玩了,他上线看到那些灰色的 ID 还是可以会心一笑。


但如果要换代理,甚至所有账号资料无法保存的话,他觉得绝大多数玩家都不会选择从头再来,因为那些回忆是无法复制的。


在他人生中最好的年华里,暴雪涵盖了他的工作和生活,可如今,他却要以最决绝的方式消失不见,连带着古尔丹的青春记忆,一起关闭了。


“好像我的青春被挖出了一大片空白。” 古尔丹说。


被炉石放弃,却不肯放弃炉石的主播


得知停服消息的那天,春哥还在直播间照常上播。


突然,直播间弹幕炸了,所有水友都在刷着一句话:“春哥,你该怎么办啊?”


这种水友合力骗主播的把戏,主播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到看到搜索结果里,确切的“ 1 月 24 日 ”。这个坚持了 7 年的炉石主播,才敢相信:国服可能真的要没了。



一瞬间,春哥想起了 2015 年的下午。当时,刚从工地跑完业务的他,回到自己租的小房间里。打开电脑,移动鼠标,点开了桌面上那个熟悉的图标。


“这个嘛,欢迎大家啊。客套话我们就不说了……”


几个小时之后,春哥跟直播间的观众们说了再见。而时间,也早就来到了凌晨 2 点多。


原本,春哥的父母在老家办了个钢结构工厂。按照既定的轨迹,他应该要“继承家业”,走上一条“正道”。


但是,在 2014 年的时候,一款叫《炉石传说》的游戏公测了。


于是,这个《游戏机实用技术》基本期期不落的少年,当时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工地上忙里偷闲地打炉石、看囚徒和董小飒的直播。


到了 2015 年下半年,工程终于短暂完工,而他也下定了做直播试试的心。


9 月,春哥租了一间小工作室,把这项完全没谱的事业架了起来。由于家里的业务还不能停,他只能白天跟工程,到了晚上才能挤时间上播。


等真的开播了之后,春哥才感觉到这里面竞争到底有多激烈。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在竞争最激烈的斗鱼的炉石区里,就像一只小白兔,被丢进了狼堆。


点进专区里,得往下滑好几页,才能找到“炉石、春哥”的名字。



好在春哥是幸运的,他说自己就像:“一只站在风口浪尖上的猪,一不小心就起飞了一下。”


春哥摸爬滚打没多久,突然出现了一只熊猫和老虎。当时,憋了一口气的虎牙直播和熊猫 TV,用拒绝不了的高薪,把斗鱼的炉石区狠狠挖去了一个大角。


一时间,四处都是斗鱼头牌跳槽的消息,王师傅去了熊猫,安德罗尼夫妇去了虎牙。斗鱼的炉石区,就这样被挖散了。



大王不在家,小妖当大王。空出来的位置,就给当时还在几线开外挣扎的春哥腾出了空间。


而春哥也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既然哪里竞争都很激烈,不如就盯着一个玩法干到底,把它研究透。于是,他给自己立下了要做“ 炉石竞技场一哥 ”的目标。


这个目标一盯,就盯了 7 年。


就算是现在,竞技场几乎已经没什么人玩了。但每个新版本出来,春哥还是会提前半个月开始研究新卡,做一份 PPT 把每一张新卡都研究得门儿清。



就是靠着这样一股猛劲,2018 年,这个毛头小子做到了全平台炉石区第三的位置,那就是春哥的巅峰。


和幸运的春哥不一样,主播神语入行的时候,已经错过了直播的风口。


神语家和很多家庭不同的是:他负责主内,老婆负责主外。作为一名合格的奶爸,神语的工作就是,带孩子、料理家务,还有直播炉石。



就这样一边照顾 5 岁的韵竹,一边自己蒙头捣鼓了两年半的时间,这才慢慢积累了两万多的粉丝。


虽然账号的体量不算大,但也在虎牙的炉石区里做到了下午场的前十。收入不算多,给韵竹买买零食、玩具之类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本来,这两个主播的生活会一直平静地向前推进着,直到暴雪关服的消息传出。几乎所有的主播,都没有料想到这个结局。


在所有人巴不得手刃暴雪的时候,只有春哥几乎没空思考那个。


2018 年,巅峰期的春哥也被虎牙重金挖走了。当时,他和虎牙签订了一份特殊的合同。在条例里明确写着,如果主播的直播间,达到了约定的人气值,就能拿到一份相当可观的工资。


但是作为代价,一旦达不到标准,主播一个子儿都拿不到。这条明显不符合《劳动法》的合同条例,在相当高昂的收益面前,被当事人遗忘了。


而现在的春哥,已经几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


这个能决定主播命运的人气值,它的计算方法和实际数值,只有虎牙内部知道。春哥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不达标,无法拿到工资。


一旦炉石停服了,那么直播间的观众起码会流失掉一半。到那时,“人气值”将成为一个春哥永远够不着的天方夜谭。


可是,就算拿不到一个子,春哥也不能摆烂不播。因为根据合同的规定,如果主播违约停播,将面临虎牙的起诉和巨额赔偿。


放在春哥面前只有两个选项,要么就是不拿一分钱地白干,要么就是和虎牙打官司硬刚。


至于小主播神语,还没能熬到和虎牙签约,游戏就先凉了。


他也来不及思考其他事情,直播间的观众,就已经在肉眼可见地流失。剩下的那部分里,很多人也是来刷:暴雪关服了?为什么关服?


一时间,被暴雪抛弃的主播们,就像惊弓之鸟。要么就是尝试去播其他游戏,哪个游戏火,就跑去玩哪个。但是,春哥和神语都不想放弃炉石。


“最多半年,肯定会回来的。”他们这样乐观地想着。作为经历过 2009 年魔兽停服的玩家,他们相信就和当年一样, 2023 年内,一切一定会回归正轨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没有了观众,那直播也就没了意义。


可是生活还要继续,神语的直播频率变低了很多,老婆也和他说,如果实在不行,还是出去找新工作吧。


摆在春哥面前的出路有很多,做炉石视频、做汽车博主,实在不行就回去继承家业。但在这之前,他得先解决扣留的工资,以及一场没什么胜算的官司。


决定放下游戏的魔兽老兵


得知暴雪即将关服后,肥牛第一时间重温了一次《看你妹之网瘾战争》,他感慨玩家的可怜,也痛恨资本家的嘴脸。



肥牛在游戏里的 ID 叫铁板肥牛,是魔兽怀旧服公会“素年锦时”的会长,80后,如今的他是一名铁路相关工作人员,未婚。


他是第一批国服《魔兽世界》玩家。


“2005 年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开场CG就被吸引住了。”



可那时候肥牛并没玩多久,2006 到 2008 年就因为当兵 AFK 了两年。


两年时间并没有冲淡肥牛对于《 魔兽世界 》的热爱,他第一时间登录了游戏,开始追赶大部队的等级。



“这游戏承载着太多的记忆了,玩过的都懂,部落南海镇拖尸做任务,第一次听到跳成就的声音,看到人家风剑、蛋刀圆满,以及自己没日没夜看攻略和别人讨论战术等等,最重要的还是那一帮最让你舍不得的,和你一路同甘共苦来的好兄弟好姐妹们。”


肥牛正准备在游戏里大展拳脚的时候,《魔兽世界》国服却来到了它的转折点——代理更换。


无奈之下,在停服那段时间他只好去台服玩,之后等国服开了巫妖王之怒版本又回来第三次征战。


由于有着台服的“丰富经验”,这次回到国服的肥牛进入了 WLK 的服务器首杀团队。



“当我看到阿尔萨斯倒下的CG ,感觉一个世界已经结束了,现在想想依旧感觉会热泪盈眶。”


在国服开 85 级,肥牛选择了 AFK ,因为对于他来说,伴随着阿尔萨斯那句“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魔兽世界》的故事也来到了终点。


这之后,他辗转于各种私服,不论正式服如何,只玩60、70、80级的版本,因为这几年就是他最好的青春。


而当暴雪官方推出怀旧服时,他在第一时间选择了回归。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玩家,肥牛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公会团的指挥,尽心尽责,每次新副本开启之前都会自己一个人去测试服先打一打,做做攻略。


虽然这些本他以前都打过,可总得查漏补缺一下才算安心。


“没事啊,大家加油,下一次就过了。”这是他开荒时经常鼓励大家说的话,他的声音一直很沉稳且有耐心,很少会因为团灭之类的事情而发火。


肥牛自己玩怀旧服其实也是冲着圆梦来的,他当年玩魔兽时还是个学生,但玩怀旧服时的肥牛有了稳定的收入,当然也不会吝啬在游戏中的投入。



结果那曾经的苦难兜兜转转,并没有因为时间过去那么久而放过他。


没错,暴雪游戏国服要关闭了,在几乎相同的版本节点上。


肥牛曾经说,“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每天抠出一点点时间,就为了仅存的那点情怀和年少不得的那个志。”


原本肥牛还想哪怕知道要关服,也要陪伴魔兽到最后一刻,只是这一次,肥牛真的是有心无力了。


最近他出了车祸,手臂粉碎性骨折,所以即便在这最后一个月里,他也就只能偶尔玩玩手游金铲铲之战,看着公会群里代理团长安安组织大家活动。



第一次关服,肥牛兴冲冲跑去台服,回归后成了经验丰富的老兵,但这次关服,他不会再去台服了,因为同样的事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这次经历,像敲响了钟声,告诉肥牛也该放下游戏,和女朋友一起,进入人生的下一个篇章了。


“关服以后,可能不会再有那么多时间去玩游戏了,可能也就手机游戏下下棋,微信小程序斗斗地主。”


思绪恍惚间,肥牛想到了《 魔兽世界 》很著名的一首诗。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


我是凛冽的风,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留存于美好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写在最后


回想关服消息爆出的那一天,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这没什么。


不过是几个游戏嘛,不玩就是了。


但如果你把 2005 年作为暴雪在国服的起点,那么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八年。


他的时间跨度长得可怕,见证了一批少男少女修身立业,捕获了太多人的感情、经历和时间。


无论是玩家还是主播,这样一款存在了十八年的游戏,其意义早已超越了游戏本身。


它或许承载了一份回忆,或许是人们的生存的工具,或许已经成为你和老朋友联系的唯一渠道。


这些年来,玩家和暴雪游戏间有过情人般的浓情蜜意,也有过仇敌般的怒目相向,甚至于到后来两边好像都在自说自话,两看相厌。


可在他真正离开的这一天,我们似乎又讲不出再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 (ID:chaping321),作者:小发、四大、莽山烙铁头

以太坊开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通辽信息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8247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4199
  • 评论总数:3368
  • 浏览总数:2528181